当前位置: 廉政要闻
铿锵玫瑰防疫一线勇担使命
新闻来源:港口区纪委监委 作者: 发布者:审核员 发布时间:2020-03-02 10:39 浏览量:49996

铿锵玫瑰防疫一线勇担使命

港口区联防联控管控战斗小组战“疫”日记 

中共港口区直属机关纪检监察工作委员会书记 江燕梅

 

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港口区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踊跃投身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用实际行动践行守初心担使命。防控就是责任!根据组织安排,港口区纪委监委共派出12名领导干部参加一线疫情防控工作,我于2月4日加入了港口渔洲坪片区联防联控管控战斗单元,分在第22小组,负责对重点人员进行管控,主要任务就是对辖区重点人员的住所进行封门,每两天上门测量体温、运送生活物资并倒垃圾。开展管控工作以来的每一天,我与其他组员一起,认真细致地完成每一项任务,同时也谱写了一个个平凡而难忘的故事。

封门篇
2月11日,小雨,寒风习习。
天微亮,我们像往日一样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你好,今天感觉怎样?体温正常吗?
你们买的菜已经帮拿上来了,有没有垃圾要倒,我们顺便拿下去。
这些话语都是我们走访敲开每一户家门不断重复问的。由于管控对象居住在港口不同的小区,再加上身上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一天走访下来,虽然外面寒风呼呼,但里面的衣服早已湿透了。晚上10点回到家,洗完澡刚想躺一会,组长的电话急匆匆打来了,要立即前去恒大御景湾找一个肺炎刚出院的人。疫情就是命令!我二话不说戴上口罩飞奔出门了。由于所知信息有限,只知道病人的名字,没有其具体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,我们只能在物业和保安那里查询,费了好长时间都没找到这个人,疫情严峻,时间每耽搁一秒,就会增添一分风险,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后来,经过多方努力查询,终于锁定目标在商发小区!我们立即赶到了商发小区,在小区物业的协助下顺利地找到了该病人,并按规定进行了封门处理。出了小区门口消完毒,我一看时间已是凌晨1点了,虽然很累,但看到任务已经胜利完成,我们都轻松的吁了一口气。
 
排查篇
2月12日,又是一个小雨天。
今天,我们组又增加了16个需要管控的人员,其中密切接触者3人、外省到港人员13人。我们小组共三人,每人负责联系4人。上午做完日常的管控工作后,下午就开始一个个打电话、加微信询问基本情况。刚开始,有些人不理解甚至不配合,经过耐心解释,管控对象都很自觉地配合我们的工作。联系完全部人员并上报体温后,本以为今天的工作可以结束了,一看组里的信息,说今晚可能有指挥部推送的封屋名单,让各组员准备好装备。果然,晚上十点半左右,组长的电话又来了,去欧景蓝湾排查一户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去到欧景蓝湾已经十一点多了,通过查看小区的出入登记,我们查到了该人的房号,但敲了很久都没人开门。我们只好下楼,等待领导的下一步指示。在与各部门的沟通过程中,突然发现那户人的灯亮了。我们又上楼敲开了门,但该人很不配合,隐瞒了各种信息。由于管理权限问题,该小区不在渔洲坪街道范围内,经上级领导协调,由中心区的港城派出所执行封门任务。与港城派出所交接完任务,已经是凌晨两点了。刚才临出门已经跟家人报备,如果太晚就去我们战斗单元集中住宿的酒店休息不回家了。但去到酒店才发现大门紧锁,也没人值班。无奈只好回家,惊喜地发现大门没有反锁,客厅还亮着灯,家人的支持使我倍感温暖,同时又有点小小的歉疚。

    图为江燕梅书记(右)在小区入户开展重点人员信息排查

 
转移篇
2月20日,雨夜。
“铃铃铃”“铃铃铃”,床头的手机响了,迷迷糊糊中我拿起手机一看,凌晨两点!“战斗单元全体组员马上到国贸新城集合!”组长在电话急促催道。简单梳洗后,我直奔目的地。到了新城附近,街边和入口早已停满了救护车、警车、公务车及私家车等各种车辆。原来,昨天国贸新城A楼新增了一例新冠确诊病例,我们的任务是一户户敲门喊醒A楼所有住户,连夜将他们转移到定点酒店集中隔离。穿好防护装备后,我们与另一个小组一起从22楼开始往上敲门,一户户一层层地敲,敲开做好登记后,等他们收好行李再护送下楼,统一安排车辆转移。不知道上下跑了多少趟,等把各自负责的楼层所有的住户都转移下来,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。各组把数据汇总,再与小区物业提供的住户比对,发现还漏了几户没有转移。为了不漏一户、不漏一人,各组又上楼再敲一轮。直到确认所有在家的住户都已转移完毕,此时天已微微亮了,而我们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也早已湿透。有组员开玩笑说,“要是我感冒发烧了,你们都得陪我隔离。”这算是苦中作乐吧。
 
亲情篇
2月21日,阴转多云。
“妈妈,刚才外婆找你,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她,外婆住院了。”下午刚收工回到家,女儿就这么跟我说。“外婆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?”“外婆说怕影响你工作,让你不忙的时候再回去看她。”我心里一阵难过。老妈身体一直不好,糖尿病、冠心病等老年病集于一身,但她小病小痛时都是自己扛着,除非很严重了才找我们几个在外地工作的儿女。果然,视频电话过去,老妈才说是脑梗,还好是轻度的,吊几天针就可以出院了。看着老妈花白的头发,无神的双眼,我泪目了。老妈总是怕我们担心,每次都是捡轻的说。本来爸妈的生日都在正月里,往年我们兄妹几大家人都会回去给他们过生日。特别是老爸,正月初一是他的八十大寿。年前都已经计划要好好操办寿宴了,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,甚至都没能好好地在一起吃顿饭。我心里暗暗发誓,等疫情过后,春暖花开时,我一定去看我爱的人,弥补他们心中的缺憾!我相信那一天将不远了。